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新上司和淫荡的我
新上司和淫荡的我

新上司和淫荡的我



  一大早,老总就召集大家开会,为大家打气,告诉大家一定要团结一致,努力工作,说我们公司一定能度过难关。由于是因公意外,去世的几个主管家属都可能得到丰厚的保险赔偿,公司正在努力协调种种善后工作。

  老总还说公司会给我们开额外的奖金,以答谢大家都需要在这段时间里,加班工作。大家一起鼓掌,表示欢迎。

  会后,经过与人事部的协调,我被调到了我们动画游戏公司美术总监良若薇的手下当秘书。

  我很满意这样的安排,工司由于其他几个部门主管的殉职,对人员调整,大家已经是斗得你死我活了。美术部不仅可以让我远离是非之地,而且也是公司里最吃香的部门了。

  总监良若薇虽然年纪不到30岁,却是公司里叱咤风云的人物。她早年在日本留学,然后到了日本的动画游戏公司工作。期间,由于中国的劳动力成本很低,日方决定把既耗时,又耗人力的美术制作拿到中国去做,于是,我们公司便成立了。良若薇由于会说中文,而且对中国比较熟悉的优势,就被日方派到中国担任美术总监一职。所以说,年纪轻轻的良若薇就基本上掌握了我们公司的命脉,就连我们老总都得让她三分。

  虽然在一个公司,可我和良总监并不认识。一切都是听公司里的人传的。我来到了美术部的21一层楼。搞艺术的果然不一样,这里没有做文职的那些一个个小格子的办公室,这个地方到处都是些艺术作品,玩具。气氛也显得十分轻松。

  整个美术部倒像是个现代艺术馆,或是幼儿园。

  我来到了良若薇的办公室,「良总好。我是新被调过来的秘书。刘琳琳。」「叫我薇姐就好了,大家都这么叫我。」她说道。接着她开始为我为介绍下工作薇姐看起来十分丰满性感。她身穿黑色衬衫前,隆起一对挺拔的巨乳,大了我一圈,我想至少也是D罩杯。还可以看见她深深的乳沟。黑色短裙下,裹着黑色的丝袜加之黑色的高跟鞋,看起来十分有诱惑力。外边披着个时髦的米色风衣,显得很有艺术气息。

  我回门外的办公桌了。

  我着迷的直勾勾的盯着老板,感觉下体有反应了。由于从小日本那里出来有没有穿内裤,又没有按上大阴唇上的按扣,阴门毫无阻挡,我怕骚水会流出来滴到地上,便连忙加紧双腿,显得很补自然。果然,随着双腿夹紧,我感觉到大腿根都湿了。

  「看什么呢?楞什么神那?」薇姐喊道。

  「啊?」我马上回过神来。薇姐看起来有些生气。也许是刚才我从头到脚的打量着她,让她感觉有些尴尬。

  「啊什么啊呀?你在那儿直勾勾的看我干嘛?跟你说话听懂没啊?」「听懂了,您放心薇姐。这些图画一定给您整理好。我只是……」我红着脸说道,「以前只是听说,今天亲眼见近距离到薇姐,果然是个性感美人啊。」天啊,我都在胡说些什么啊。

  顿时气氛有些尴尬,我们四目对视……也许,薇姐万万没有想到新来的小小女秘书初来咋到,竟然这么口无遮拦的对她说些具有挑逗性的话语。说实话,就连我自己都没想到。我红着脸,底下了头。

  「别在这儿拍我马屁,我们搞艺术的不喜欢这套。出去干活去。」我在门外有一个蛮大的白色办公桌椅,上面放着一个电脑和电话,以及各种办公用品。从薇姐的办公室里,透过单面玻璃,可以看到我的一切工作状况。外边却看不到薇姐的办公室里边。

  漂亮的女职工,最害怕的就是碰到了女上司。第一印象我算是全毁了,今后,我可能要遭罪了……我心想。

  坐在办公桌前,想起小日本早上对我的冷漠,我感到空虚极了,心慌慌的。

  好怀念自己不上班在家里,光屁股走来走去,赤身裸体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而且随时自己的阴道都可以用各种物品塞得满满的。即时是在自己心情最不好的时候,也可以通过填满自己的两个大洞让自己从生理,到心里都有一种充实感。

  我四处看了看,虽然经常有人走来走去,不过并没有人想我这边注意。而且我的办公桌又很大,所以别人不是很容易发现我的小动作的。

  可是,透过我看不到对面的老板办公室玻璃,自己的一切动作一定会在薇姐的眼皮下,一目了然,如果她注意看我的话。

  薇姐会注意看我嘛?薇姐在办公室里干什么呢?是在努力工作吗?

  一想到薇姐,我就又感到浑身发热……

  望着那看不到对面的白色玻璃墙,我好渴望薇姐在对面能用她那双锐利的眼睛,奸视我。

  我故意将自己过膝的裙子往上拉了拉,好暴露出自己一部分大腿。然后假装挠痒痒的样子,从背后把自己的胸罩的所有带子一点点解开,然后侧身弯下腰,假装捡东西,并快速将自己的胸罩从开到胸口的领口快速拽出来,放到自己的包包里。然后我故意调整自己的领口,斜过身,用左手拖住头在桌子上工作。这样,从办公室里的角度,透过我大开的领口,我左边的乳房就暴露无疑了。甚至可以隐约的看到我的乳头和乳环。

  薇姐在看我嘛?我及期望薇姐能奸视着我,又害怕被发现后的后果。心中的恐惧及兴奋交错在一起,让我更加性奋了。

  好需要有什么东西来充实自己的骚洞啊……桌子上的一个很大的订书机滑过我的眼帘。

  左边有正在工作的同事,右边有老板……我在上班,不能……可以去洗手间……不过……在我大脑不断作斗争的同时,我的手伸了过去,拿起订书器,稍微侧了一下身,遮挡住了胯部,然后,迅速将订书器插进了自己的阴道。

  「啊……」好舒服。订书器尾端较细的部分先进入了阴道,顺利的一下子被推到头,这样头部张开的两角就把洞口撑得大张。巨洞的充实将阵阵的满足感传入脑海。

  我忍不住,将自己身体紧紧搞到桌子上,这样我的下身就能被最大的隐蔽起来。我把左手很自然的垂下去,伸到自己的裙子里,开始用力揉搓自己的阴蒂。

  「哦……」好刺激。虽然我认为自己已经做了最后的掩饰,即使有人过来,应该也察觉不到些什么。可毕竟这是上班时间,作为总监秘书,我的座位是这个楼层最显眼的位置。我竟然这么不要脸的,在众目睽睽下手淫。可能越是这样,我就越兴奋,我感觉到自己下体已经泥泞不堪了。我努力的咬着嘴唇,不让自己叫出声音来。

  「琳琳……琳琳。你怎么了?」就在我高潮的边缘,一个熟悉而冷酷的的声音将我从天堂拉回了现实。是老板,薇姐。她和美术部老陈站在我的桌前。

  「啊!」我被吓的不由惊叫起来。「没……没什么。就是身体不太舒服。」「刚来上班就迷迷糊糊的,你哪不舒服啊?」薇姐生气的问。

  「我……」

  「薇姐,别难为新人拉。人家小姑娘一直生病在家来着。刚来上班公司里又出了这么大的事。」老陈善意的替我解围。

  「好了,不跟你计较了。」薇姐听老陈一说,也就罢了。「把我刚才给你的图纸都拿来。整理好了吧?」「好了。」我慌张的急忙把图纸都拿给了薇姐。

  「这是什么?你手怎么那么湿呢?图纸都弄湿了?」薇姐问道。

  坏啦,由于自己过度慌张,忘了左手上因为手淫,沾满了骚水。我的心鼓鼓的跳个不停。

  就在这时,薇姐竟然拿起了图纸,在上边闻了闻。

  「没,我不小心弄撒了一点水。」我希望这样可以搪塞过去。

  「哦……是这样。」薇姐轻松的说道,但她脸上却露出了一丝诧异的表情。

  「对了,你的订书器呢?把这些图纸给我订起来。」被老板这么一问,我浑身一颤,订书器在我的下体把我的烂穴大大撑开,不时有阵阵凉风吹进洞穴深处,让我感觉自己好像是被解剖了一样。「没……我这儿好像没有。」我慌张的假装来回寻找,找不到的样子。

  「算了,算了。别找了。」薇姐不耐烦的说道。「走老陈,我们先过去开会。

  琳琳你去我办公室把我桌上的新画的图纸整理一下。「「哟,什么活儿啊?有劳薇姐亲自动手画了。」老陈在一旁拍马屁。

  「还能是谁啊?上次接的那个黄色动漫的活。拖了这么久,我们一直也搞不定。今天突然来灵感了,就画了下来。到时候发给那个日本公司。希望这次他们不会把我们再给否了。」薇姐说道。

  「新来个秘书就是不一样啊,看,你一来,我们薇姐立刻有灵感画黄色动漫了。哈哈」老陈猥琐的笑容,让我有些作呕。

  薇姐的办公室乱极了。到处都是散落的画纸,花架,画笔等。我便起身帮薇姐整理起来了办公室。透过办公室的单面透光玻璃,我可以看到外边的一切,感觉自己一点隐私都没有。可是又想,反正外边也看不到里面。

  想到这儿,我的下体不由的抽搐了一下……

  就在我整理了画纸的时候,我惊奇的发现薇姐画的黄色动漫。虽然仅仅是简单的素描,勾勒出来大体轮廓和基本故事情节,可是足以看出来是一个女白领躲在办公桌后边手淫的情景。竟然还有那个女白领将订书器插入自己下体的情景。

  而且图画的大体布局及角度,都和从花架向外看我的办公桌的布局角度,如出一辙。

  我心中一惊,双腿吓得有些颤抖,无法动弹。难道……我不敢想象如果薇姐笔下画的女主人公如果就是我……「碰!」由于过度惊讶,没能注意控制下体的肌肉,订书机从巨洞中滑落出来,伴随着一滩淫水,摔倒了地上。

  我慌张的急忙向外看去,有几个人正在看着我,说说笑笑。完了……我的秘密没发现了。我以后还怎么在单位抬得起头啊……不过,没过多久那几个同事就转过身,继续说笑。

  对啊,他们是看不到我这边的。

  哈哈,自己真是做贼心虚。我急忙捡起地上的订书器,想找纸巾擦掉上面的淫水。

  纸抽放在哪了呢?我跑到薇姐的办公桌前,打开抽屉,开始寻找。就在我打开第二个抽屉时,我竟然发现了一条黑色的女人蕾丝的性感内裤。这个不会是……?

  我不由的拿起来看了看,内裤底部竟然还是湿湿的,残留着白色的液体。如果说我下体的气味是骚骚的强烈刺鼻的雌性荷尔蒙气味,这条内裤上散发着的则是芳香的女性气味。显然这是跳刚刚脱下没有多久的内裤,办公室里刚才只有薇姐一个人,难道薇姐她……想着想着,我感到自己竟然兴奋起来。我拿起内裤,湿润着自己的鼻尖。

  「恩……」这个就是薇姐的气味吗?我不由的伸出舌头,将黑色内裤上的白色湿润舔干净,「薇姐的味道……」这时,一种大胆的冲动闪过我脑海,我不由自主的脱下了身上所有的衣服,在老板的办公室里,面对着外边所有的同事,疯狂的手淫起来。


不知道又晕过去了多久。什么……?我振作了一下。眼角的余光发现旁有些裸女的图片,散落在地上。那哪是裸女?仔细一看:凸起的深褐色大乳晕,乳头上还打着乳环。肥大的小阴唇,包裹着内部的重重淫肉。上方,及两侧,刻印着羞辱的纹身。大阴唇上还打了洞。那分明就是我自己。

  恍惚之中,我弯起身,抓住一只已经陷进了自己下体的腿,作为支撑。「哎呦!」我的脑袋撞到了什么硬物,又摔回到了地上。疼痛让我感觉立刻清醒了。

  原来自己还是在薇姐的办公桌下。

  「啊!!」是薇姐的声音。双脚急忙收回了。椅子也后退了好几步。

  「吓死我了。妈呀!」薇姐喘着粗气,「你醒啦?」由于双脚的突然抽出,我立刻感到下体的极度空虚,让我心慌意乱。

  尚未完全清醒的我,一股脑的只顾眼前的身体需要,忘记了羞耻与忌讳。我竟然不自觉的,平躺着,像蛇一样传出了桌子。

  我赤裸的身体完全见了光。我抱住了胯下的双腿,顶住胯骨,把刚刚离开自己臊洞的双脚重新塞回了进去。

  薇姐那漂亮的双脚掌,就像进了库的汽车一样,顺利入洞。可是到了脚跟部,就进不去了。毕竟,人的脚和阴道,从生理机构来讲,是两个完全不可匹配与兼容的器官。

  薇姐那不可思议的目光中,充满了鄙视。让我感到无地自容。我的大脑不敢想太多,既然已经这样了,也没有什么好掩饰了。也许我心中充满了恐惧,也许更多是兴奋。

  我胯下一用力,双手调整了一下薇姐双脚的位置,结果薇姐的双脚跟竟然完全的没入了我的巨洞之中。「啊……」下体的充实感伴随着阵阵的疼痛,传到了我的脑海。心中却是充满了一种莫名的满足感。

  薇姐张大了嘴巴,视乎不敢相信发生在她脚下的一切。过了许久,她视乎才回过神来,「真是没治了,那我就不客气,洗洗脚了。」说罢,薇姐的双脚便在我的骚逼里搅动,相互揉搓起来。脚趾还时不时的滑进了我的子宫口……天哪,这是一种我从未体验过的刺激。感觉自己仿佛已经从内到外,被掏空,被搅烂了一般。下贱与屈辱,腐蚀着我的灵魂。

  然而这一切,没有人逼我,都是我自找的。我想说这是月亮惹的祸,其实,我比谁都清楚,这是我的错。我感觉自己浑身开始痉挛……高潮了……「醒醒,你个骚货。」有人用脚使劲踢了我小腹,我立刻惊醒。「你的逼怎么啦!?不停的淌尿?」薇姐慌张的说道。

  薇姐抱着双腿,坐在椅子上,透过双腿间的缝隙,和短裙。我可以清楚的看到薇姐那小巧,漂亮的阴户,闪烁着湿润,显然,她刚才有手淫过。她不让自己双脚着地。一是因为地上洒满了我的尿液,二是薇姐的脚上沾满了我粘稠的淫液,一丝一丝的流落到地上。

  我急忙坐起来,检查自己的阴部。不远处的地上有颗滚动的珍珠。我的尿道大大张开,无法合拢。深处,还不停的,无法控制的,在向外涌出着尿液。天哪!

  我隐隐约约想起来,自己的骚逼不知在薇姐的双脚下蹂躏了多久,由于高潮,以及薇姐双脚对我膀胱的挤压,让我很有尿感。尿道口被珍珠顶到有些酸痛。然而,就当薇姐抽出双脚的同时,一瞬间的力量,竟将我尿道的「阀门」挤开。就像是开了盖子的油井一样。

  我急忙捡起那颗大珍珠,想把它塞回到尿道里,可是怎么也塞不回去。我急的心开始发慌。

  突然想起怎么样插入卫生棉棒的样子。没办法了,只好试试。总不能去找医生做这样的事吧……我蹲在地上,让下体放松。

  松垮垮的褐色小阴唇,像两片撒了气的气球一样垂落到地上,浸泡在尿滩上。我顾不得那么多,一心只想把自己的逼事儿赶快处理好。

  我将大珍珠对准已经大大张开了的尿道口,让后顺势用力将它捅入尿道。「啊!!」我痛的在地上直打滚,沾了一身尿液。

  「真是个变态的骚货……」薇姐看傻了。「快给我打扫了,恶心死了。对了,先给我拿点纸抽,擦擦脚。流这么多水……」我看着薇姐白嫩的小脚,包裹在我浓稠的骚水里,晶莹剔透,秀色可餐。

  人说冲动是魔鬼,我说我是魔鬼,冲动是我的代言人。我竟然毫不犹豫的将薇姐的脚,塞入自己的口中,将冷却了的,还在继续滴趟的骚水全部舔干净。

  期间,我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裙子里,没有穿内裤的女阴。薇姐目瞪口呆的表情,鄙视的眼神,让我觉得自己的行为更加下贱。薇姐是见过世面的人。

  要不是工作需要,平时接触了一些日本的变态艺术,有几个正常人更不被我的行为所吓傻。

  「你盯什么看呢?」薇姐显然是发现我在淫视她的阴户,不自在的问道。

  「我……」能为你口交吗?……这几个字挂在我嘴巴,可我怎么也说不出来……也许,我还是有一丝自尊的。

  「我什么我,得了得了,你先去我私人卫生间里洗个澡。看你这样在我面前,太让我反胃了。这里我来打扫。」洗干净了身子,我战战兢兢的走出了浴室,心脏砰砰的都快跳出了嗓子眼儿,真不知如何来面对自己的上司。我赤身裸体的来到了薇姐的面前,低着头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  「琳琳啊,你发骚,发贱,你变态,这个我没意见。可你也得小心点儿呀。

  毕竟这里是我的办公室!」薇姐摇摇头,看似生气的说。「你知道今天有多险?

  你在桌子底下手淫,发出的声音太大了。要不是我硬把别人都撵走了,估计你早就被游街了。结果你呢?一头睡过去,一了百了。」「对不起。薇姐。」我怎么会这样?我为自己而羞耻,狠不得钻到地缝里。

  泪水打湿了我的眼睛,我跪在薇姐脚下,抱住她的大腿。然而一种受到保护的满足感,又让我倍加感激。

  「谢谢薇姐。」由于是跪在地上,我的头部隔着裙子,靠在了薇姐的大腿根处。芳香的雌性荷尔蒙,在没有内裤的阻挡下,穿过薇姐的裙子,刺激着我的中枢神经。一阵阵酥麻,由我的阴部扩散到全身。

  薇姐抚摸着我的头发,说倒,「其实你来的第一天我就发现你是个性变态了。

  我在这层楼都已经装了监控。不过,正是你那些龌龊的行为,也激发了我的创作灵感,以你为原型的最新作品已经基本上被日方认可了。呵呵。很有成就感吧?像你这样的变态骚货,也总算能体现以下自身存在价值了。哈哈。」薇姐的讥讽,对我就好像是夸奖一般,让我心里暖洋洋的。

  「之前在监控里边看不清楚,我一直没弄明白你是怎么把各种物品都塞到你阴道里边的。今天我算是开眼界了。我还想问你呢?你年纪轻轻的,长的也挺漂亮的,下体怎么长成了那个样子?」薇姐问道,并将我的臀部撅起,好奇的「研究」起来我的下体。

  我想了又想,决定还是不跟薇姐讲自己的经历了。于是我便编了个理由,说自己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手淫,每天都得用身边不同的物品来淫虐自己的逼眼儿。

  后来,逐渐发展到了屁眼儿,尿眼儿,最后到子宫。所用的物品也越来越大。由于长期不间断的自我摧残,我的尿眼儿和屁眼儿都已经丧失了其基本功能。只有靠一些特殊工具来辅助了。最后,也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

  「真恶心,比马的逼都难看。」薇姐不削的说道。可她的手始终没有离开过我的阴部,这会儿,她对我那两边肥厚的小阴唇产生了兴趣,不停的拉扯着它们。

  我也发浪般的随着薇姐的拉扯,扭动着自己的臀部。薇姐不会嫌弃我那令人作呕的骚逼?竟然拿手去碰它?我心想……「那你身上的纹身和大阴唇上的打孔,是怎么回事啊?」「我已经基本算是个半残废的人了。根本无法满足男人。我知道这辈子不会有男人要我的,所以我打算就这样奸淫自己一辈子。这些永久性的耻辱标记正是我的定义。」「哈哈哈所实话,你比日本最最变态的三级片主人公还变态。果真是个骚货。」薇姐嘲笑道。

  自从上次的事,我和薇姐之间发生了质的变化。有时,我像薇姐的性奴隶一样,任她摆布与玩弄。

  有时,我们又像好姐妹一样,形影不离,无话不谈。薇姐总是有着各种让人不敢想的方法去满足我的自虐,与暴露心里。

  毕竟薇姐是在日本最变态这一圈里混的人。哪能是一般人能比的?我们俩好比周瑜打黄盖,一个愿打,一个愿挨。可谓是狼狈为奸。

  整个公司的各个角落,好像已经没有没被我的骚水所污染过的地方了。美术部里大大小小的物品,也视乎没有没到我屄里串过门的东西拉。

  最夸张的一次是,我在公司里的安全通道里爬行,屁股撅得高高,屁眼儿里还顶着一个消防栓。由于不小心,惊动了楼下的保安。

  只听他往楼上追,吓得我一慌张,消防栓从屁眼儿里滑落,竟然砸到了保安的头上,当场晕倒。此事,也变成了我们整个大楼里最邪乎的疑案。

  用自己的骚逼为薇姐洗脚已经变成了家常便饭的事。肮脏的臭脚,来充实女孩子最羞隐,最神秘美丽的地方,所爆发出的由身体传来的充实感与心灵的羞辱被虐感,双重强烈冲击让我已经无法自拔。

  我的舌头已经行为了薇姐下体与肛门清理工具。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。一次我和薇姐一起出门办事,途中薇姐去星巴克的卫生间解手,我就跟薇姐一起进去了帮她提包。

  谁知这里这么大个卫生间,竟然只有一个马桶。薇姐就在我面前尿了,不知为什么,让我有些兴奋的有种会犯错误的预感。

  我夹紧双腿,直勾勾的盯着薇姐两腿中间。薇姐尿完后,发现我们两个都没有带纸巾。

  薇姐无奈的摇摇头,刚想把内裤提上,就被我拉住了。我二话没说就跪了下去,用舌头把薇姐刚尿完尿的阴部舔干净,就连溅到了尿液的大腿内侧和肛门深处,也都被我舔了个遍。

  之后,每次薇姐去洗手间时,我都会紧随其后。有些人都甚至开始怀疑我们是拉拉呢。
  ...............[ 此帖被wangboshi2在2018-04-16 10:10重新编辑 ]